九枝大老爷

九枝大老爷今天该换头像了


q3192430242

【副八】既似尘缘(上)

(世界上还真的存在误删还点到确定的操作我的妈鸭)(有私设)

张日山又一个人跑到了北平,细细数来,那已经是八爷暴毙家中的第五个年头。

他想看看那个江湖骗子是不是还活着……

还记得八爷离世的那天那天对于张日山来说简直是个噩梦。

他记得那天天气阴沉沉的,看着即将下雨的天,张日山站在窗前,突然想起来八爷的那个老寒腿又该疼了。

想来觉得得了关节炎还觉得可以提前知道天气怎么样,是件好事的人,估计也就剩他一个了吧。

张日山正想着要不要和佛爷说一声,好让他去看看那个老寒腿怎么样了,八爷香堂里的伙计就来人了,带来的消息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晴天霹雳,张日山也不例外。

那伙计说,八爷死了。

张日山当场就懵了。

八爷,死了?

怎么可能?

待到张日山一行人赶到之时,八爷已经火化了。

张日山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赶着就把人给火化了,就不能,在等等吗?

他死死的盯着八爷的骨灰盒,声音沙哑,问道:“为什么,这么快就火化尸体了。”

“回张副官,是八爷自己吩咐的,说,他一死,立即火化,不得有误。”一旁的伙计恭恭敬敬的答道。

“……也好。”

张日山突然释然了,像八爷这样的人啊,再怎么不愿意,也会给自己算一卦的吧,窥探天机,终归是没有好下场的。

到底是张日山,很快收敛了差点哭出声的情绪,总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佛爷的脸。

忙完八爷的葬礼已是半夜了,张日山让手下的人先回去了,说自己要和八爷待一会。

待到所有人都出去了,张日山起身把门关上了,他走到八爷的遗像面前坐下,头抵着那盒骨灰,低声说道:“八爷,我知道你不愿意在掺九门这趟浑水了,可为什么偏偏用了这种方法呢,”张日山抬头看了一眼遗像,上面的八爷依旧笑的灿烂,没心没肺的,扯了扯嘴角,继续唠叨道“八爷,生在这个乱世,辛苦你了。”

张日山很少会有那种真情流露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张日山是真的很难过,在鱼龙混杂的九门里,八爷是最干净的一个,可偏偏是这种结局。

真是讽刺啊。

唠叨完,张日山站了起来,深深地对着八爷的遗像鞠了个躬,轻声道:“八爷,我该走了,再见了。”

转身离开,不敢留恋。

事情过了很久,北平也开始对这种算命骗子严打了,如今能看到,真的是稀奇的了。

夕阳温温软软,余晖也撒满大地,张日山就静静的看着那个算命摊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emmmm……好短啊)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