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枝大老爷

九枝大老爷今天该换头像了


q3192430242

关于吴邪突然想要摸张起灵头发这件事儿

*强大的ooc预警

自从吴邪把小哥接回来然后一行人去了雨村生活后,就有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一直围绕着吴邪脑袋里挥之不去。

他想揉小哥头发。
非常想。

其实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吴邪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其实他也搞不清楚小哥头发哪就碰到他心坎上的哪个点儿了,就是感觉如果这事儿不能如愿的话,自己肯定得难过死。

虽然说都已经老夫老夫的了,什么事儿没干过啊,但吴邪还是怂啊,然后他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他去问了胖子。

胖子听完吴邪讲的话之后,把手里的菜一放,直接拿起他没擦过还湿漉漉的小肥手往吴邪额头上感受,然后又摸摸自己的额头,颤巍巍的又把菜拿起来,喃喃道:“这也没烧啊,咋就疯了呢,我是不是应该买点核桃了。”

吴邪:“……”

“胖子,你说吧,我承受的住。”吴邪蹲在胖子前边,满脸都写着“老子承受不住您悠着点说谢谢”。

胖子决定忽略吴邪的疯狂暗示,对着吴邪指了指门口的太阳,说:“来,看哪儿,你去搬个椅子放那,最好是躺椅。”

“啊?”

“睡一觉,做个白日梦,梦里啥都有。”

“……”

垃圾胖子!革命友谊说没就没了!

吴邪决定放弃胖子,他还没想多久小哥就从外边回来了。吴邪看着小哥回房间的背影,忽的一拍大腿,突然就决定了,大不了就是不理他而已,怂什么。

然后吴邪就跟着小哥进了房间。

张起灵看了看屁颠屁颠跟在自己后边儿的吴邪,没说什么,坐在床上只等着吴邪开口。

最后倒是吴邪憋不住了,坐到小哥身边,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小哥:“那什么,闷油瓶,如果别人摸你头发你会不会很抗拒?”

张起灵还是看着吴邪不说话。

吴邪才反应过来自己问的是个什么沙雕问题,谁敢摸小哥头发?活着不好么?

“好吧其实是我想摸你头发特别特别想真的我没有开玩笑的如果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的我就是想问问你而已真的”吴邪两只手捂着脸气儿都不带喘的一口气儿说完了一串,都没敢看小哥表情。

吴邪心里那个忐忑不安啊,他悄咪咪的从手指缝里看了看小哥的表情。发现小哥只是深深的盯着他看,然后轻轻说了一声“可以”。

吴邪几乎都要觉得自己听错了,大概反应了半分钟吴邪直接躺床上了。他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恩,没做梦。

在意识到自己没做梦之后,吴邪做起来,颤巍巍的抬起自己的手,搭在张起灵的头上,五指插 进细软的发丝里,很舒服。

小哥这个人啊,哪都硬,可偏偏该软的地方都软的不行,能直接软进吴邪心里的那种。

张起灵没表现出什么大幅度的表情变化,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给吴邪挼头发。

所以胖子到房间里打算喊二位祖宗吃饭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吴邪挼张起灵头发而且张起灵还没有反应的神奇的一幕。三观在他的世界里颠来倒去,导致胖子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胖子揉了揉眼睛,狠命闭上又张开,眼前依然是吴邪在挼小哥头发。

哦法克。

胖子适应力极强,面无表情的退出去,连点声都没发。

然后一个人端了个小板凳吃饭,背影孤独而寂寞。

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满足的吴邪,突然也笑了,轻轻淡淡的。

“先吃饭,以后什么时候想摸了再摸。”张起灵拍了拍脑袋上的手,就拉着那只手出了门。

小哥说以后还可以摸耶。

吴邪特别开心。

就这样一辈子不也很好吗。

——————俺是分割线耶——————
【小剧场】

又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吴邪依然满足的挼着张起灵的头发。

“小三爷!”

吴邪眯着眼睛看了看来人。
哦是黑瞎子啊。
不想理。

“……”
被忽略了的某人决定发出不屈的声音。

“吴……”

黑瞎子还没喊出口来就看到吴邪在摸张起灵脑袋的手。

黑瞎子揉了揉眼睛:哦天啊这个世界怎么了。

“有事儿吗?没事出门找胖子去。”

吴邪觉得这种时候冒出个人不是件美好的事儿,是师父也不行。

“……哦”黑瞎子委委屈屈。

然后看了看端了个小板凳老老实实在胖子旁边帮忙择菜的苏万。

第二天苏万和黑瞎子回到家里的之后,苏万对黑瞎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黑瞎子别摸了!”

黑瞎子不开心:为什么他收到徒弟一个两个都这么不懂事。

评论(11)

热度(123)